路小雨

灯火阑珊处(3)

“路小小同学,你不会是昨晚去当小偷了吧?怎么才一晚功夫你就变国宝了?”自习课,同桌蓓蓓张大嘴巴,高八度的音量略为夸张,吓得路小小连忙一只手捂住她的嘴,一只手伸出食指竖在唇上。给坐在前面的叶凡听到就坏事了,一不想露什么马脚,二不想他回头望见她的熊猫脸。

“没……没什么啦,就是昨晚看书看晚了。”她舌头打结。

“路小小,你超不会说谎,你看你脸红得像西红柿似的,额头上还有三个字呢。”

“字?什么字?”她顿时惊慌失措,手忙脚乱地四处翻找镜子。

“‘我、说、谎’,哈哈哈!”蓓蓓用她纤纤长长的手指戳着路小小的额头,笑得花枝乱颤。

原来一个人极度惊慌,是很容易神志不清的,越是极力掩埋的东西,行为上越是昭然若揭。她委屈地抹了抹有点疼痛的额头,抬着熊猫眼,用“我认栽”的眼神望着蓓蓓,一脸沮丧。

“叶凡,你过来一下!”已上中年的副校长在课室门口笑眯眯地招着手,矮矮胖胖的样子有点像珠宝店门口的招财猫。

她看见他微微抬起头,直了直身子,轻轻放下笔,往门口方向走去,留下一阵隐隐约约的茶香。

“天之骄子啊!”蓓蓓望着他的背影一脸的花痴状,“路小小,你还不知道吧,叶凡他可是个全才,画漫画、打羽毛球、唱歌,动静皆宜,对了,听说他考进国中的时候,语文满分耶,天啊,满分是个什么概念啊!最重要的是,嘻嘻,”蓓蓓突然神经兮兮靠过来,小声说:“他就像《魔戒》里面那个射箭的精灵王子,帅得让人想死。”

路小小越听越心烦意乱,忍不住地说:“蓓蓓,你再说下去,写不完这篇作文,我妈连杀我的心都有了,那时我就真的想死。”

“听说他家很有钱,”蓓蓓如入无人之境,自顾着滔滔不绝,“你看他平时穿戴用是什么?衣服鞋子包包全是LEVIS,手上带的表是TISSOT,用的是BLV,每年办生日party都超豪华,还会请上全班同学呢,我好期待喔,简直比圣诞节还值得期待。”

“BLV是什么东西?”

“嘿嘿,这你就不懂了吧?BLV就是Bvlgari,宝格丽啊,意大利进口名牌香水,叶凡用的是男士黑茶香型,闻起来好舒服呢,你不觉得吗?”蓓蓓一边说着,一边享受地闭上眼睛大力地吸着鼻子,样子仿佛面前有一大片绿油油的茶田,伴着阳光与微风的茶香,沁入心脾。

难怪他身上好像总有股茶香味,而且越来越浓烈,置身其中沉醉不已,想走出去却发现找不到方向,四面全是茶的海洋。

“叶凡,刚才周副校长跟你说得很清楚了,这期的教师节黑板报将评选部分优秀作品报教委审批,参加本次全市教师节黑板报评比大赛,你既要负责全校的黑板报监督,又要出本班的黑板报,任务比较重,你看要不要派一位同学协助一下你的工作。”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班主任突然出现在讲台上,望着叶凡,一脸的笑意。

全班的眼光刷地一下子全集中在叶凡身上,女生们更是满脸透着一股像望见一大卡南非稀有粉色钻石般的神采。

“画画方面基本上没什么问题,至于抄写——我想请路小小同学协助一下。”他望都没望她一眼,声线淡得像他身上的茶香。

她愣了愣,手中的笔没抓稳,一下子掉在了地上。机械地扭过头来,看见大眼瞪着自己的蓓蓓,嘴巴大得可以打横塞进三个乒乓球。

暮色的天空如同莫耐笔下着色手法让人匪夷所思又欲罢不能的油画,一大片湖水蓝与一小块玫瑰红交互辉映。窗外偶然传来汽车的划破长空的鸣笛声,空荡荡的教室显得更加安静。

“干嘛让我当你助手?班上写字比我好看的大有人在。”她打破沉默。

“昨晚Modem突然烧掉了。”他没头没脑地跳出一句问非所答的话。

她扭头,看见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架着黑色粗线条边框的眼镜,黑色棉质上衣裁剪得很好,与下身的牛仔裤一衬,简约又不失时尚感,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。

“你字的朴实风格很适合这期的板画,有时候,最出色不一定就是最适合,平实一点也很好,不是么?”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黑板上的线条,语气不置可否。

她没有再说什么。一高一矮两个身影隔在长长黑板两端,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往彼此靠近半步。

终于将手中的《烛光颂》完完整整地抄在了黑板上,路小小甩了甩有点酸痛的手腕,长长地呼了一口气,扭头,发现叶凡靠在最后一排的椅子上,对着黑板一言不发,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落莫。

她沿着他的视线望去,空空的黑板上,出现了一幅奇异的画:在巫师巨大而又诡异的斗蓬覆盖下,一片漆黑的森林深遂得如同怪兽的大口,一个小王子捧着一支小小的快要熄灭的白色蜡烛,孤独地站在树下,茫然地望着夜空,影子拉得很长很长。空中有一轮印着鹰脸的弯月,嘴角上淌着鲜血。

她倒吸了一口凉气,好一会儿,才用极为低沉的声音缓缓地说了一句:“叶凡,你很孤独。并且,你很害怕这种孤独。”

他突然走过去,拿起粉笔刷奋力地拭擦那幅画,力度大得仿佛要把那块板戳穿,望都没望她一眼,目无表情地说:“你的工作已完成,明晚不用再留在这里。”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