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小雨

灯火阑珊处(4)

随手带上了房门,身后传来母亲的怪嗔:“路小小,吃那么少是不是想做神仙?我看你最近是不是哪根筋不对劲!”

一头栽在床上,用米老鼠被子猛地盖住脸,不停地喘气。什么意思嘛!你的工作已完成,明晚不用再留在这里。不留就不留!有什么了不起的,过河拆桥的家伙,有钱很了不起吗?长得帅很了不起吗?会画画很了不起吗?整天一副使役人的样子,看了就想吐!

路小小心里不停地诅咒着,那股扰人的茶香又再次传来,像从远处飘近,渗透入被子,到了鼻子又消失。她大力地嗅了嗅被子,不是被子的味道;又大力地嗅了嗅衣服,好像不是;再捋了一把头发至鼻子上,好像也不是。

头脑昏昏胀胀地打开QQ,瞄了瞄,他不在线。点开空间,发现原来他刚才在黑板上所作的画就在空间上,只是鲜明的色彩让整幅图看起来更加骇人。日志不算多,有流水账般记载生活小事,也有偶然发表一下无病呻吟,但跟贴留言的人很多,看名字大多都是女生,内容几乎全是加油鼓劲打气之类。

她突然想起什么,点开GOOGLE,打上Bvlgari,一搜:
“宝格丽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。希腊银匠索里奥·宝嘉(Sotirio Bulgari)来到意大利,于1884年开设了第一家店铺,此后不久索蒂里奥的两个儿子乔治(Giorgio)和科斯坦蒂诺(Costantino)把家族生意从银饰扩大到各种珠宝首饰,后来,香水也成为Bvlgari的产品之一。

宝格丽 (BVLGARI) 全新推出的 Black Tea 黑茶香水,刻划着生活的精华,呼起熟悉的人事和强烈的气息,引发人性本能对世界的赞赏。”

一个黑色的晶莹透明的矮圆柱型瓶子,盖和瓶身都有黑色质地的表皮黑覆盖,正面刻有字母,环绕在盖和瓶身上,显得贵气十足。路小小往下移动光标一看,标价:¥680.00。

有钱人的玩意,没兴趣!她撇了撇嘴,正准备关掉电脑,黑白色的Vitas头像突然闪动起来。气还未消,本想很酷的把QQ关掉,手指却不听使唤的打开了消息框:

“小小,刚才我的语气重了,请谅。”

“请叫我的全名,叶凡同学。”

“好吧,你,在干嘛?”

“没干嘛,看童话书。”她随意撒了个小谎。天啊,为何最近说谎像吃生菜?

“哦?什么童话书?”他不依不挠。

“《安徒生童话》。”谎越撒越大,难怪别人说,说一个谎就要用十个谎来圆。

“安徒生的童话我也看过,你最喜欢哪篇故事?”

“我觉得你应该改名叫‘叶烦’。”

“呵呵,可以,但你得先告诉我你最喜欢哪个故事。”

“《雪之女王》,叶大少爷。”

“哦,大概说什么的,我好像忘记了。”

看来他是不到黄河心不死。她被逼得毫无办法,想了想,打道:
“在白雪皑皑,千里冰封的拉普兰德,有一个冰雕的城堡,住着一个极美丽的冰雪女王。她一个人生活在那里,没有幸福也没有温暖,陪伴她的只有背后的寒风和无尽的孤独。
加伊和格尔达住在这个小镇上,彼此亲爱,像兄妹一样。在一个飞雪飘舞的日子,孤独的冰雪女王来到小镇,带走了加伊。在空洞寒冷的宫殿里,有一个结冰的湖。女王将加伊放在湖心,说:‘小加伊啊!在个宫殿和这个世界既是我的,也是你的!你就和我一起生活在这里把!’

历尽千辛万苦的格尔达终于到达了女王的冰宫殿,用眼泪融化了加伊身上的冰雪,他们紧紧挽着手踏上了回家的旅途。”

过了好一会儿,她以为他又像上次那样不声不响地下线,一串消息闪来:
“为什么是《雪之女王》?很多女生都喜欢《海的女儿》,或者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什么的。”

“因为我觉得雪之女王最可怜,她永远只能一个人生活在冰封的世界里。”

又是一段漫长的沉默。

“嗯……我懂了,谢谢你。晚安。”

每次情绪总是这样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引出话题又嘎然而止,真让人猜不透到底在想些什么。她只好回应一句:“晚安。”正准备关掉QQ,黑白头像突然又闪——

“其实你很特别,不要再当透明人。”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