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小雨

灯火阑珊处(6)

下课时,蓓蓓对忙着抄黑板上龙飞凤舞英语笔记的路小小说:“路小小,帮我个忙?”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扑闪,一脸的诚恳。

被狡猾的蓓蓓耍弄过太多次,她停下笔,看着蓓蓓含情脉脉的样子,警惕地问:“说来听听。”

蓓蓓一听,神情庄重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纸片,纸片被折成心形,粉红色,十分别致。她靠近,压低声音,神经兮兮地像地下工作者接头般:“帮我把这个给叶凡。”见路小小一脸疑惑地放进口袋,不放心地补充一句:“我知道你跟叶凡关系铁得像哥儿们,这件事拜托你了,关系到我的生死存亡,千万千万要交到他手上啊!记得跟他说……是我给的。”

路小小突然心中有种奇怪的念头,为何你觉得我与他像哥儿们?是不是样子平凡的女生就不该甚至不配有爱情上的盼望,直至让人产生不了一丁点的遐想?


最后一节课打铃后,蓓蓓向路小小使了个眼色,闪出了课室门口。

很快地课室走得剩下两人,路小小将纸片往他桌上一扔,说:“蓓蓓给你的。”见他在低头忙着什么,没有反应,她也不愿多说什么,收拾一下正要离开。

他突然“嚯!”地站起来,叫住了她:“小小,明晚我生日,你会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吗?”

她朝他笑笑,点了点头。12月29日,我记得的,叶凡。

他心满意足地坐下,重新带上耳机,合上刚才那张心形纸条。


虽然一早有了心理准备,但亲临其景还是感觉奢华之气扑面而来。偌大的客厅,光洁的大理石面反照着布满鲜花的走廊,雪纺纱布窗帘衬着落地玻璃推门,推开,是种满鲜花的花园,一条鹅卵石的小路的尽头,一片绿草如茵,挂满灿烂灯饰的橡树下,摆满各式各样的食物。

路小小穿着黑色的绒丝小裙,轻踏草地,穿行在人堆之中,不停地扫视着,似乎有点渴望他的出现,又似乎有点担忧。说不出的感觉有点忐忑。她打开随身推携带的白色小包包,里面有一份粉紫色包装纸包好的小礼盒。在M记兼职一个多月才换来的BLV黑茶香水,终于可以在今晚送出去了。

等待如释重负之前的心情,此刻却犹如鹿撞。她深呼吸一下,尽量让自己平伏下来。

“路小小,终于找到你了!”蓓蓓犹如见到救世主般一把抓住她的手臂,指甲仿佛要陷进去,痛得她连忙挣脱开,“干嘛这么大力!”

“对不起对不起,那个……纸条给了吗?”蓓蓓赔着不是,脸上堆起紧张的笑容。

“给了。”

“告诉他是我给的吗?”

“当然,不说还以为我乱扔垃圾。”

“嘻嘻,那就好那就好。”蓓蓓一紧张起来,什么话都重复两遍。

“这么好聊?在聊什么?”穿着西装的叶凡微笑着走了过来,看起来心情很好。蓓蓓连忙缩到路小小的身后。

“呵呵,没什么,我们在想着主角在哪,一想你就出现了。”路小小感觉到他原来真的像《魔戒》里的精灵王子,身上的茶香,真的如蓓蓓所说,闻起来让人感到舒服,感到安心。

“小小,还你。”他从袋中将那个心形折纸掏出来,放到她的手心,望了她一眼,然后微笑着欠了欠身,往人堆走去。

路小小回头望着紧张得大气也透不过来的蓓蓓说:“要不要我帮你看?”

“不用!”蓓蓓一把夺了过来,深呼吸一下,小心翼翼地慢慢打开。才刚打开,她便整个人像被点穴般一动不动,纸片便如雪花般从手中悄无声息地滑落,躺在绿草上,犹如一朵粉嫩的花。

路小小捡起来一看,上面写着两行字迹各异的字:

“我喜欢你。”
“我也是。”

“天啊!我怎么办?我怎么办?天啊!他喜欢我!天啊!我好像忘记准备生日礼物了,小小,小小,快救救我!”蓓蓓发疯似的尖叫,幸而在空旷的草地上,人声吵杂,没有人留意到树下漆黑的角落。

路小小望着眼前渐渐模糊不清的蓓蓓,努力地撑大眼睛不让泪流下来。她望了望远处的叶凡,灯光下,他一身的黑色礼服,犹如火山上罕有的黑色琉璃般闪耀着迷人的光彩,她渐渐感觉到手脚冰凉,目眩得快要倒下。

她回过头来,平静地抽出包中的紫色小礼盒,递给蓓蓓,说:“不要紧,先用我的,就说是你送的。”

蓓蓓犹如碰到救命稻草般一把抓过礼盒,连声说:“谢谢你小小,是什么礼物呢?”

她苍白犹如失血的脸庞微笑着,没有说话,往花园的后门走去。

转身之间,夜空中轰然绽开一朵璀璨夺目的烟花,瞬间即逝。

评论

热度(3)